社会收入差距就越拉越大

2020-07-12 10:29

何为“幸福广东”?在广东流传着三副对联:第一副“加快转型升级政府是关键,建设幸福广东匹夫也有责”;第二副“人人是创造幸福的主体,个个是享受幸福的对象”;第三副“我为别人的幸福努力工作,别人为我的幸福创造条件”;横批都是“共建共享”。

尽管涌向广东的民工潮有所减退,但广东现在仍有3000多万外来务工人员,这相当于我国一个中等省份、也相当于世界上中等国家的人口量。如何使他们融入当地社会并减少其流动性,关系到社会的长治久安。中山市委书记薛晓峰说:“我们的做法是以积分制的形式,为外来务工人员打造一个公平的平台,提供一个向上的渠道。这是引导农民工有序走向市民化的过程。”

破解难题的主要抓手依然是转型升级。转型升级是手段,幸福是目的。这是一个做大“蛋糕”的过程,也是一个分好“蛋糕”的过程;是一个利益格局调整的过程,也是一个社会资源优化配置的过程。

2010年,广东经济继续领跑全国,人均年收入接近7000美元。与此同时,利益格局多样化、社会阶层多样化、价值观念多样化、民众诉求多样化的特征也更加突出。在“十二五”开局之年,广东省委十届八次全会提出“加快转型升级,建设幸福广东”的核心理念。

党的十六大以来,中国经济开启了“黄金十年”——经济总量连续跨越1万亿、2万亿、5万亿美元大关,去年超过7万亿美元;2001年中国经济总量约相当于美国的十分之一,去年的总量接近美国的二分之一。

“市场改变社会”。加强社会体系建设、培育社会组织,既是为政府转变职能培育“接力者”,也是为公民表达心声、参与社会管理拓展渠道,从而增强其价值认同感和社会归属感。省民政厅副厅长王长胜介绍道,现在,广东3万多个社会组织年均经济活动总量超过700亿元,基金会年均筹资约6亿元;全省有志愿者协会180个、青年志愿服务队6万多个、志愿者达350万人。

(二)

(一)

“共建共享”,首先就是要以公平正义为价值导向。制约广东平衡发展有“两元”——珠三角与粤东西北区域发展的差距、外来务工人员与本地居民享受公共服务的差距。

幸福需要坚实的物质基础,在解决了温饱、步入小康之后,幸福更在于人们诸多的主观感觉,尤其是个人的价值是否受到尊重、表达诉求的渠道是否畅通等。广东省领导因势利导,多次与网民互动,以“网络问政”的形式问政于民、问需于民、问计于民,一时传为佳话。

广东的各级政府每年都要向社会承诺“十件民生实事”,大力投资义务教育、基础医疗、保障性住房、城乡绿道、污水治理等。2011年全省城镇用于保障和改善民生支出4233亿元,占支出总额的63%。广东的城镇新增就业人数、稳定农民工就业人数、社保参保人数和基金累计结余等,均居全国之首。“规划到户,责任到人”,全省5000多个单位“上山下乡”,对3409个贫困村、89万贫困户进行对口扶贫,累计落实帮扶资金130亿元。

当然,中国经济是平滑的“软着陆”,而不是掉头向下的l形。但是,如何化解社会矛盾、调解社会心理,从而为国家的长治久安奠定坚实的基础?如何放手让一切劳动、知识、技术、管理和资本的活力竞相迸发,让一切创造社会财富的源泉充分涌流,以造福于人民?如何实现“改革成果由人民共享”,从部分人先富到所有人共富,也就是经济学上的帕累托最优?

以中山、东莞的探索为先导,广东积极实施外来务工人员积分入户和积分子女免费入学措施。据省人社厅的统计,到去年年底,全省有29.4万农民工通过积分落户城镇;农民工随迁子女接受义务教育超过300万人,数量是全国的三分之一。

(责任编辑:尹彦宏)

通过珠三角“腾笼换鸟”和粤东西北“筑巢引凤”,5年来粤东西北多项经济指标的增速都高于珠三角,而珠三角与粤东西北的区域差异系数,由2007年的0.721下降到2010年的0.633。全省城乡居民收入比由2007年的3.15:1缩小为2011年的2.87:1。

在2008年,广东省就十易其稿,出台关于领导干部考核评价的试行办法。现在,广东正在试行《幸福广东指标体系》,让各级政府不再围着“gdp指挥棒”转。这个体系分客观和主观两套指标,11大项、48小项的客观指标是硬杠杠,而37项主观指标则主要是群众对幸福广东实现程度的感受。同时,向全社会征集“广东精神”的活动已经进行到第五轮……

14.8%、14.9%、10.4%、9.7%、12.4%、10.0%——这是2006年以来广东的经济增长率。与全国一样,经济增长相对减速,已成为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现实。而多年积累的一些矛盾,已经不是能够简单地通过发展来解决了。如重化工业主导下的经济增长速度越快,其分配就越倾向于资本,社会收入差距就越拉越大。

经济持续高速增长后的减速期,是社会矛盾集中的凸显期。经济结构失衡只是“中等收入陷阱”的表象,其更深层次原因在于收入分配差距逐渐拉大,导致社会阶层矛盾尖锐;价值认同缺失,使社会心理失衡。党中央未雨绸缪、高瞻远瞩地提出构建“和谐社会”的愿景蓝图,像一把号角,把科学发展这个时代的主旋律吹得分外响亮。关于“和谐社会”,广东的最新解读是,构建“发展过程让人民参与,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”的“幸福广东”——

在着力夯实公正的初次分配的基础上,广东省在二次分配时,重点向弱势群体倾斜,推动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。

(三)

在这生机勃勃的季节里,南粤儿女正在续写着春天的故事!幸福的故事!